一场蓄谋已久的远行

2019-05-11 11:41 来源:中国青青草vip破解版免费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张霞

多年以后,我一定会清楚地记得,在楼下太阳之手店面门前,一个戴着耳机脚穿白色板鞋的三十七岁女人,在店门口来回走动了许多次,目送了来来往往的车辆千百回,最后明白了一句话的含义:眼睛都望穿了。这句话是文化不高的妈妈告诉我的,她说等我们三姊妹回家时就是这样的感觉。

事实上,我从昨晚就开始兴奋,开始躁动不安。为了今天的旅程,我提前收拾好行李,一把紫色遮阳伞,一条粉色连衣裙,我把它们装进塑料袋扎好,再装进纸袋子里,我甚至天真地幻想,如果可以,带几枝樱花回来给女儿看看闻闻,以弥补没有带女儿出行的亏欠。为什么不带娃?原因有两个,一是女儿学习紧张,周一至周五上公立学校,周末两天上私立学校,五年来,除了生病,公立私立绝不请假,我可不敢站在我家先生面前弱弱地说:那个,我想给孩子请个假,就为带她出去玩一趟。第二个原因,当妈妈的我心里紧张,但凡带娃出门,总感觉多一件重要的事,时时想到分一只眼睛腾出一只手来照顾娃,玩不痛快,也不尽兴。

在太阳之手等待的二十分钟之内,我又飞速完成一件事,跑进小区爬上楼梯掏出钥匙冲进卧室打开衣柜拿出两个适合长途旅行专用的靠枕,喜滋滋地走出房间关上房门下楼回到店面门口继续等待,庆幸一并解决了突如其来涌上心头的锁没锁好门这桩强迫症。

在我依次听完石进的钢琴曲一至九后,熟悉的车牌号055映入眼帘,我钻进店里提起面包牛奶和纸袋子向店员道谢后跑向055。

一上车,弟弟瞟了我一眼笑嘻嘻地说,哟,漂亮很嘛,来坐副驾驶。我得意地把目光投向兰总,她一副还没睡醒面无表情的样子并傲慢地丢下一句话:我们都是陪你去的,你也知道,我出门玩的机会多的是。我立马讨好地说:我晓得我晓得,给你们俩买了吃的,一会儿我付油费。司机弟弟也凑热闹地说:当大姐就是有这点待遇,一句话,当小的绝不含糊,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我哈哈大笑:好啊,平坝樱花走起!

早在三天前,我就查过天气预报,今天天气十到二十五度。多么让我向往的天气啊!尤其是周一开始温度渐升,春风刮得又狠,我可以想象千里之外那满天灿烂落英缤纷的样子。我便向她俩预约了今天的行程。好在两个小的给我面子,满足了我这颗爱美之心。

清晨的阳光明媚,高速路上车也不多,视线之内有蓝的天,白的云,高的山,矮的树。偶尔一两株桃花或一片油菜花闪过,我便夸张地喊起来,直到弟弟皱起眉毛不满地说一声:够了。我立马就闭上嘴巴。一路上我们仨有说有笑,聊小时候,聊现在,聊人民币,聊性格,聊读书生活,聊三亲六戚。我偷偷扳起手指头数了数,如果没有算错的话,这是除了回娘家以外,我们仨一起走过的最远的路。

下了高速后开始拥堵,在经过重重车辆和人群包围终于排队挤上通往景区的大巴车后,我感到异常幸运。车窗外还有大批的人在排队,天桥上还有人赶过来排队,停车场内还有人在思考车停在哪里,高速路上还有车辆正在赶过来。

通往景区的路,怎么就这样长呢?车行得很慢,水泥路很窄,路上行人特别多,他们在看什么呢?四周全是树,深绿浅绿碧绿,拐了几个弯,还是树,高的矮的胖的瘦的。说好的樱花呢?再拐几个弯,就是大片绿色外衣包裹着星星点点的粉嫩,我说:那一定就是樱花了。可是车没停下来,继续前进。再拐几个弯,四周变得光亮起来,路边的一排排大树枝繁叶茂地迎风招展,再看向左边,突如其来的是大片大片的樱花树,开得如此灿烂,如此热烈,如此丰盈,如此妩媚动人!车上的游客激动起来:师傅快停车,刹一脚刹一脚。师傅机械地继续前行,直到离樱花树很远很远,最后把我们套路到目的地。

下车,穿过小吃一条街,爬上大路,我们仨开始往回走。路上行人很多,偶尔有年轻人骑着自行车穿过,留下青春的背影和气息。我和妹妹把包丢给弟弟,自顾自地前行,走了十来分钟,来到了传说中的万亩樱花园。

十亩,百亩,千亩,差不多万亩吧!目之所及,樱花外面还有樱花,外面的樱花外面还有大片大片樱花,这里就是樱花的天,樱花的地,樱花的海洋,樱花的王国。她们一个个、一群群骄傲地站在那里,身穿鲜艳的石榴裙,不施粉黛清丽脱俗地站在那里,似乎正在捂着樱桃小嘴窃窃私语:瞧瞧,那些矮小如蚂蚁的人类大批地迁移,就是因为我们!在樱花仙子们异样的目光里,我们这三只小蚂蚁,也贼眉鼠眼地溜进人群,大胆地寻找着我们的乐趣。

我开始掏出手机,左拍右拍。弟弟和妹妹坐在树下不吱声,看着我傻里傻气地又笑又叫。她俩确实是来陪我玩的!两个人穿得黑不溜秋的,拍起照来一点不上镜。拍了两张就开始看风景看人了,我才不呢,我要拍得够够的。我选择自拍,拍那些高耸入云的枝条,拍那些密密层层的花朵,拍那些星星点点的花瓣,拍那些四处找寻的脸,拍那些多姿多彩的人。后来,遇到一个扛着长镜头的叔叔,我便厚着脸皮蹭上去拿着手机请他为我拍一张,叔叔欣然答应。拿过手机一看,专业的果然不一样,着力解决了顺光逆光布局等问题,还有效地掩盖了我腰上的赘肉和脸上的皱纹。对于我照相的痴迷程度弟弟也是大跌眼镜,后来忍不住了拿过手机说来来我给你拍一张,免得你老是找那种装无辜装天真装可爱装妖精的感觉。不顾我的各种嫌弃,他给我拍了许多张,看起来憨得可以。

在所有他拍过的照片里,我唯一喜欢的是和妹妹的合影。我们姐妹俩坐在樱花树下,周围是嫩绿的草,镶嵌着片片掉在地上若点点心事的花瓣,背后是高而远的天空,密密层层的樱花树好像幸福女神一样将我们层层包围,两片象征浪漫和希望的花瓣以每秒5厘米的速度飘过,就在不偏不倚即将穿过我们发梢的那一瞬间,我对面不高大不帅气但是很靠谱的妹妹笑称粗糙版黄晓明的弟弟,潇洒地按下快门。

时光一下子定格。

耳边仿佛传来郭富城的歌词:如樱花盛开一刹那,爱情的花瓣很快就落下,如嘴巴对我很牵挂,别装蒜吻我吧,就让它像回家。像动画的主角去摇摆,如我们有了爱会发出光彩,左右高低双手像钟摆,画一个交叉烟花都放出色彩。接着便是一段拗口的英文。

那是2001年,当这首歌红遍大江南北时,读高二的妹妹把碟片带回了家,我俩在黑白电视机前一遍遍学着这首歌,八岁的弟弟正从门口扛拖把进来准备拖地。

屋外,浪漫樱花的旋律正在飘过。

作者通联:水城县文联